夜夜骑,夜夜骑影院

时间:2018-09-23 19:14  编辑:admin

  不過,隨著新型交通工具的普及以及道路的維護修建,護林隊已經配備了皮卡和巡查摩托,靠馬護林的必要性日漸減弱。“馬隊即將解散,我們正在給它們找一個更好的歸宿。”馬克龍說。

  22歲的馬杰,是整個護林隊裡最年輕的隊員。好幾次,家裡都建議他換一份工作,馬杰一直不願意鬆口。“酸棗梁的日出和日落,是我見到的最美的景色。每到日出日落時,我都會靜靜地躺在草地上觀賞美景。”馬杰笑道。

  在酸棗梁護林,不晒脫幾層皮,是根本不合格的。晁永貴剛來時,著實郁悶過一段。沒有互聯網,電視隻能收到幾個頻道,每天晚上9點以后就沒電,最麻煩的是水,每周都要去外面拉回來。

  酸棗梁的生態日益好轉,離不開護林馬隊的日夜巡查。

  這裡地處紅寺堡區東部沙塵源區及毛烏素沙地。2010年,為了禁牧封育,紅寺堡區林業局正式在酸棗梁成立護林管理站。當時道路條件不好,一個企業捐贈了7匹快馬,寧夏唯一一支護林馬隊建起來了。

  在寧夏吳忠市紅寺堡區以東40多公裡外的酸棗梁,有一個護林管理站。和一般管護站不太一樣,走進院子,不時聽到馬兒嘶鳴。

  品百味人生

  在護林站的院子裡,一隻受傷的禿鷲正在康復中,“巡查時發現的,翅膀受了傷,帶回來后特別能吃,現在已經可以小跑滑翔了。”晁永貴告訴記者。“巡查時經常能看到狐狸、野兔、鷹。”資格最老的護林員馬生明說。

  每天早上8點,裝好干糧和水,隊員們跨上馬兒出發。封育區設有7個護林點,管護面積34萬畝。一天下來,一人一馬至少要跑40多公裡路。在護林馬隊精心管護下,連片野生酸棗林由過去的4.6萬畝增加到如今的15萬畝。

  看人民映像

  這支護林馬隊解散后,60歲的老蔡也該退休了。

  隊員海學峰和他的愛馬。

  不過,兩年時間下來,老晁卻愛上了這片梁。老晁翻開手機相冊,一叢一叢不知名的花兒開滿山梁,“春夏秋冬,四季有景”。

  酸棗梁護林馬隊在巡查。

  隨著生態保護力度加大,酸棗梁的面貌逐漸發生變化。林業部門採取了封育圍欄、人工扎設草方格、種草種樹等措施,植被逐漸恢復,多年淡出人們視野的黃羊、野豬、野狼又出現了。如今,站在高處放眼遠眺,一片一片的酸棗林,綠得格外惹眼。

  “酸棗梁曾經有漫山遍野的植被,后來,由於干旱、風沙等自然災害和過度放牧等因素,變成了沙地。”紅寺堡區林業局資源管護站站長馬克龍介紹。當地村民們戲稱:從西刮到東,從春刮到冬。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8年06月25日 14 版)

  酸棗梁管理站站長晁永貴翻身騎上一匹“大黑”,雙腿一夾,飼養員蔡國江拍拍馬屁股,“大黑”起速,其余的馬自動跟上,揚起一片沙塵。

  眼看著這裡固住了流動的沙地,又慢慢地變綠,馬克龍感慨地說,“每匹馬都是酸棗梁的見証者和功臣。”

标签: 大黑   植被   人民日報   紅寺堡   隊員   沙塵源區   封育區   馬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