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夜骑,夜夜骑影院

时间:2018-04-21 15:00  编辑:admin
    关于他跑步这个爱好,何梓根的家人意见不一。在老伴看来,每天这样跑步,还参加马拉松,有点“太拼了”,而家里的小辈则表示支持。不仅仅是支持,他们还在老人的影响下也开始参加运动,老人的儿子还跟着父亲加入了长跑的队伍。
    于是,何梓根也开始跟着他们一块儿跑步。慢慢地,长跑成了何梓根经常做的一项“早课”。


    7月份的新加坡,天气又闷又热,气温达到了30多摄氏度,是名副其实的“桑拿天”。再加上在夜里,许多不适应的选手还没跑完,就直接在路边躺着休息。“夜里跑步确实吃不消,天气也太热了。”尽管很累,何梓根还是把赛程跑下来了。“晚上跑步跟白天跑步,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。”
  耄耋老人爱发明“鼓捣”出来两个专利
    到目前为止,马拉松何梓根已经参加了不少比赛,包括一些国外的比赛,跑出来的成绩都挺不错,相关证书放在一起,有厚厚的一摞。这其中有一场,何梓根觉得有些特殊。
    老爷子究竟有多厉害,还得从他第一次跑杭马说起。
  在新加坡半夜跑半马

    2013年的杭州马拉松比赛是何梓根参加的第一场马拉松。尽管之前从来没跑过那么长的距离,他还是想都没想报了全马(全程马拉松共42.195公里)。跑之前,何梓根其实心里也没有底。结果没想到不光跑下来了,还跑出了4小时44分钟的好成绩。“第一次跑全马能拿到这样的成绩,是很难得的,更别说在我这个年纪了。”对于这个成绩,何梓根坦言他当时也有些意外。
    80岁,在这个年纪,本应该颐养天年,但1937年出生的吴葆晨老人却闲不住,曾是吉林柴油机厂工程师的他,一直执著于搞发明创造。从参与研究“万能拖拉机”,到抽油管道设备,一生有两项发明专利。他最大的梦想是让自己的发明得到认可,造福他人。
    出生于1946年的何梓根在杭州的跑友圈里颇有些名气。许多比他年轻不少的跑友们一提起他,都竖起大拇指:“别看他年纪大了,老爷子很厉害的,比我们很多人都厉害。”
    还在工作的时候,何梓根有头晕的毛病。发作起来,整个人四肢无力,头昏脑胀,得注射一整支高浓度葡萄糖溶液才能缓过来。而退休开始跑步以后,这个毛病却自己“消失”了:“年轻的时候有点低血糖,颈椎也不好,老是头晕,跑步以后,身体好了,生活作息也健康了,这个毛病自己就没了。”


      “在杭州的跑友圈里,这个年纪,跑步跑出我这样成绩的,不多。”今年已71岁的何梓根边说边伸出了手指,“不会超过5个”。

    关于退休生活的安排,何梓根用这样一句话来总结:“让工资卡上的钱少下去,医保卡上的钱多起来。”
    跑友们问他诀窍,何梓根摇一摇头,比出三根手指:“跑马拉松其实没有什么技巧,靠的只有一个毅力。跑一次全马,要咬三次牙。每次感觉坚持不下去了,要放弃了,不想跑了,咬牙挺过去,就行了。”
    那次杭马跑完,何梓根和其他第一次参加比赛的跑友们都一块儿嚷嚷着实在太累了,以后再也不跑了。结果到了第二年,大家都把这话忘了,纷纷又跑去报名。
  第一次跑杭马
    因为从事的工作需要接触有毒的二硫化碳气体,按照国家规定,何梓根55岁就从单位退休了。退休以后,他还在琢磨着得做点事,正好那时结识了“钱江长跑队”的一群跑友。
    去年,他远赴德国参加了柏林马拉松。比完赛,顺道就在欧洲游览了一圈,德国、捷克、匈牙利......他与浙大户外的跑友一起跑了欧洲不少国家,一趟下来,花掉了3万元。
    何梓根的早课场地就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的西田径场,离自己家有6公里路。每天5时,他先从家跑到学校,再到田径场跑上10公里。

    在吉柴宿舍55栋,记者见到了吴葆晨老人,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和蔼谦虚。“我不爱抽烟,不打牌,也不下棋,就爱在家鼓捣这些发明创造……”吴葆晨笑着说。记者发现吴葆晨老人家中陈设很简单,桌子上放着厚厚的设计图纸和纸笔尺等工具,一旁的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图书,多是科技类的书籍。
    能影响到年轻人,何梓根觉得挺自豪。“我这个年纪能跑出这样的成绩,他们年轻人看到了,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鼓励。”据《浙江老年报》 

    因为退休早,吴葆晨还曾受邀到省内一家石油公司负责技术工作,他发现施工中老式抽油机不仅费电,而且抽油速度慢,便开始琢磨怎么能既节电,又能提高速度。“2003年,我将设计好的V型双向电控抽油机,带到了油井试用,经过一段时间的对比,不仅耗电少,抽油速度也提高了两倍多。”吴葆晨说,后期他又深入研究,终于在2009年将原来的V型电控抽油机升级成了V型双向电控抽油机,并申请了实用新型专利证书,他还自费60余万元打造了两个设备样品,“这套设备不仅用电是以前的八十分之一,因为是双向两管抽油,两管之间的距离有百米,完全满足两个油井同时抽油,速度比老式的快了近5倍。”吴葆晨说,可惜的是该设备并未能大范围推广,现在两台样机还“躺”在兴隆山的一间厂房内。
    当记者问及他的那些发明创造和技术革新的事情时,他笑了一下:“发明是为了解决技术上的落后,提高劳动生产效率。”吴葆晨毕业于哈尔滨机械工业专科学校,后到吉林大学化学系深造,毕业后进入吉林柴油机厂工作,退休时是工程师。他在工作生活中,一直坚持搞技术革新。如今已有两项专利,两项省市技术成果。“电锤移动车、电焊移动车这两项技术成果取得的比较早,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。”吴葆晨说,这两项技术在当时算比较先进的,被采用后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
    新加坡日落马拉松是全亚洲最大的夜间马拉松,它举办的时间是每年的7月。比赛当天凌晨零时,发令枪一响,来自世界各地的几万名选手一块儿起跑。从赛事的口号“世界进入黑暗,我们开始狂欢”能看出来,它相对来说更加受到年轻人的欢迎,而何梓根觉得,这样的比赛他以前从没参加过,也从没在夜间跑过步,如果尝试一下,肯定会有收获,于是就跟随浙大户外跑团一起,报名了2016年的日落马拉松,考虑到是在夜间,何梓根选择了半马(半程马拉松共21.0975公里)。
  让医保卡上的钱多起来


    吴葆晨告诉记者,他每月的退休金有数千元,除了生活,其余全花在制作专利样品和申报专利上。“我只是想做一点事,想把这些发明推向市场,服务社会。”老人最近还收到了一本特殊的证书,这也让吴葆晨坚定了自己的发明之路。在这本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、人民日报社等联合颁发的证书中,吴葆晨进入了“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”国家级人选。“拿到证书不久,我才知道自己的专利可以立项,我最近也在为这事想办法。”吴葆晨说,“以后我会坚持走自己的发明道路,活多久就干多久,希望这些发明能早日发挥作用。” 据《合肥晚报》

标签: 常客   10公里   马拉松   每天   老将   晨跑   71岁